低级趣味

想要约同城(。)

群里的安迷修们玩梗。
尬得我想退群。
动不动没马没马,对骑士大人放尊重些可以??

还有流焱凝晶也跟着玩没马,可去你的吧

祝他生日快乐吧。
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

上午画的雷德和……一个不像罗斯的罗斯。

我猜是发型和眉毛不对,然后眼睛小了吧x

星月刃拟人

它的主人是世界的珍宝。

每一天的每一时刻都在想念着她,美妙的身影,清脆的声音,活泼的性格,可爱的笑容以及抚摸自己刃身时传来的温度。

毫无疑问的,自己深爱着她。

每当凯莉小姐坐上来的时候,它总会悄悄地、微不可查地调整角度避免自己的棱角硌到她。
这么可爱的凯莉小姐,怎么可以受到伤害呢?

——我会在危险到临之前,挡住所有会威胁到她生命的事物。
即使落得一副支离破碎的下场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凯莉小姐睡着了。

他想要轻轻地去触碰那张漂亮的脸,于是尝试着将刃身向那边靠靠,但怕不小心弄伤了她。

诶,软软的。

吃惊地会想着刚才的触感,伸出手来盯着指腹半晌。

……指、指腹?!

这是……人的身体吗?
不够坚硬,不够锋利。
月刃皱皱眉头。

这样……就,很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草地上。

他,月刃。


人生大危机。

“诶,我说你,见到自己可爱的主人就没有什么表示吗?”

自己朝思暮想的凯莉小姐就坐在自己面前,还和他一起吃下午茶。
↑虽然他…不能吃就是啦……。

月刃看着凯莉朝着自己眨眼睛,不禁目眩。

哦、哦呼。
天使!!

凯莉小姐在和我说话啊星刃!(。)

他下意识地无视了对方腰间别着的老骨头,脸色微红垂眼。

但是下一秒——
突然地,月刃梅红的眼中闪出光芒“……凯、凯莉小姐世界珍宝!!”
说着举起粉色打call棒打call。

……。

凯莉一愣。
……噗,看起来那么正经,其实也很有趣嘛。

虽说睁眼看到有人在戳自己的脸挺迷的。

不过,看在他说的话的份上就算了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之后的一段时间,他一直维持着武器之躯陪伴在凯莉小姐身边,偶尔在她休息的时候悄悄出来巡视危险。

因此常常被老骨头诟病。
甚至于,现在星刃也开始不满啦。

“一直待在凯莉小姐头顶上有什么好不满的啊。明明一低头就看得到!我还得等到小姐召唤的时候才…!”

——「哼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敷衍我了嘛?告诉你我可是看到了你对凯莉小姐所做的一切!」

喂所以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啊星刃。

听着星刃的抱怨声,月刃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出这个小女孩插着腰鼓着包子脸的动作了。

“那又怎么样,反正你出不来。”
开玩笑地说着,在听到星刃赌气似的哼声便单方面阻断了联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夜色,可是暗藏着危机呢。

他听到了有人在靠近。

侧头最后看了一眼凯莉小姐的睡脸,月刃动用了一直以来偷偷储存着的大量能量,化为实体。

保护好凯莉小姐啊,星刃和老骨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操纵本体,攻向那位不速之客。

对方很强,着装上看像是整天追着凯莉小姐的那个什么鬼天盟。

不过,管他是鬼天盟还是跪舔萌,如果杀不掉,就同归于尽吧。

怎么说,凯莉小姐也只是失去了一个寄于武器上的意识体罢了,武器会好好的,甚至都不必去修复。

他摇摇头晃去脑中念头。
这样想可算是什么。

——要“活”下去,月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隐约之中,月刃听到了远处属于女孩子的呜咽声,以及——
「别伤心了,凯莉小姐!相信…月、月刃他一定会回来的!!」

出来了吗,星刃。
……唔!!

果然,战斗中不容许走神。
被砍中了。

他也突然发狠,强撑起最后的力量糅合在一起。
月刃旋转着。

对方在最后的时刻瞪大眼睛,人头落地。

……痛感。
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可他现在却体会到了。
切切实实地。

右下的腰部被利刃刺伤。
伤口不浅,光是看着止不下的血液就渗人的很。

“月刃……月刃……!”
啊,是凯莉小姐。

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看遍地喷洒的血液,摸了摸溅在脸颊的粘稠快要干掉的液体。

算了…最后这一次……吓一下凯莉小姐也不错。
起码能够记住自己了吧。

身体越来越沉重,月刃撑不起眼皮来了。
“凯莉小姐……”

疼痛环绕在他体内,不间断地折磨他。

好想就这么失去意识……。
可是,还得看到凯莉小姐的最后一眼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黑发少女跌跌撞撞地朝前跑去,身边跟着一个深粉发色的女孩子。

那被未知的黑暗笼罩着的前方,是一具正在分解的尸体,尸首分离。两把武器。和一个……
濒临死亡的,姑且算是人的东西。

月刃的身体变得透明,随后由上到下一点一点地化作数据光点向空中飘去.

同时,巨大的刃身更加真实了起来,安静地,浮在半空中。

草地上的大量喷溅状血液示意着,此处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。
结果是两败俱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虫子?你见过那么可爱的虫子吗?”
凯莉坐在月刃上,右手搭上刃身。

还是原来的熟悉感觉。
只是……
这里已经,没有什么可以感受到的东西了。

她笑着,明知下一秒面对的是猛烈的攻击,一步走错便是死亡。
但还是那么做了。

灵感源自世末歌者






这个世界近乎一无所有。

仅存的生命忙着逃命,阴沉的天空散发着不详的气息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就在凹凸大赛快要结束的时候,世界崩坏了。
时间轴陷入一个混乱的轮回之中,前一天死去的人会在这一天复活,重复着死亡的时光。

这是多么痛苦的故事。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却无法改变,只能在一次一次的读档中选择不变的唯一选项,被迫回想起肉体与精神上的痛苦折磨。

于是。
为了尽快结束,创世神向可怜的参赛者们发出了仅此一次的邀请。

——来拯救这个世界吧。
在神创造的万千即将进入崩坏的末世平行中循环,在不主动向对方说话的前提下,直到找到一个愿意和你一起死去的人为止。

这是拯救世界的唯一办法,也是得到属于冠军奖励的唯一办法。

这样,灾难与毁灭才会停止,大赛才能继续下去。

出而于不同的某种渴望,大部分的人都接受了邀请。
——不然难道在这个世界里重复死亡与枯燥的回忆?别开玩笑了。

但,迎来的却是更加的绝望与痛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人们在土地上疯狂逃窜。
破碎的墙壁,遍地的干涸血液。腐烂的皮肉与垃圾散发出难闻的恶臭。

——混乱不堪。

这是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景色。
在这个世界里,参赛者们和平竞争,相互激励,大赛进行的不紧不慢,惬意的很。
安迷修记得,自己还在这里看见过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迷修站在街道的中心。
来往的人有时会停下脚步看看他,或许是因为那俊美的容貌,也可能是因为那悠扬的曲调。

他在吹笛。
安迷修从神的手中拿过这个乐器的时候心里有着几分好奇。
难道,这是等着他用音乐去感化世界,阻挡灾难的降临?

他记得,自己幼时曾在师父那里见过这种乐器,造型古朴,典雅端庄。
师父还教给了他一些音阶以及相关知识。

真是想不到,会用在这种地方。
安迷修苦笑一声,认命般举起木笛送到嘴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异界的轮回开始后,迎接他的是一次一次的无人问津,与孤鸣到最后一刻的失败。

直到他注意到了一件事情。

几乎在每个世界,都有着为他驻足片刻的一位少年。

但也仅是片刻,少年便又迈开脚步,仰头望向阴沉黑暗的天空,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去了。

这百余次的终结之日,安迷修都会透过飞崩的砾石、逃窜的人群,远远看到伫立着仰望积雨云的少年。

少年的脸上有着与旁人惊恐、哭泣、愤怒截然不同的轻松神情。

他有着一对漂亮的紫色眼睛。黑色的紧身衣很好的包裹住了少年人身上微微凸起的肌肉轮廓,蓝白的短袖卫衣外套与深色的牛仔裤增添了几分休闲之意。

在经历了数次轮回之后,安迷修才得以仔细看着这个令自己感到熟悉的少年。

可是。
这个人不是,死去了吗?

安迷修现在还清晰的记着名为雷狮的少年在死去的时刻是什么样子。

他打败了嘉德罗斯,曾经的大赛第一,为自己扫除了前进路上最大的障碍。

他眼中闪着泪光,不过,不愧是恶党,最后时刻都表情也是恶劣极了——即使流着泪。

——活下去,安迷修。

他在这一战用光了元力,安迷修看着雷狮在自己眼前变成数据光点,一点一点散去,最终只剩下一个紫色的小星星,也随着莫名的吸力升到了天上去。

他也曾伸出手挽留,但终究还是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孤独感使得安迷修对这个所谓的邀请丧失了新奇之意,他开始只能想着可以接近的人,同时询问自己那显得卑微的,来参加大赛的理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是一个末日,眼前再一次地重复着看过无数次的场景。

依旧是磅礴的大雨,灾难随着雨水散落开来,试图侵占整个世界。

——不,唯一不同的是,那位少年,距离他更近了。

安迷修无来由地产生了一股希望,他开始吹响木笛,清脆透彻的笛音回响在这片空间里,声音充满了希望与欢快,盼望着那位系着星星发带的少年回头看自己一眼。

——看我一眼啊,雷狮。
——为什么不向我走过来呢,雷狮?

但名为雷狮的灰发少年侧过头看他一眼,在他隐含着期待的目光中果断地回过头去,独自一人走向死亡,迎接毁灭与新生。

他曾朝安迷修露出一个笑容,那里面有着不屑,有着破灭的希望与绝望,也充斥着莫名的戏谑之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你就,这么不想和我一起吗,雷狮。
——为什么不愿和我一起死去呢?

安迷修忘掉了加入轮回的原因,沉浸在了自我疑问与想象之中。

他想象着雷狮向自己伸出双手,紧紧握住。然后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一同死去。
随即自己结束循环,回到大赛,继续前进。

不过,思想与感官混沌告诉他。那是不存在的。

最后一次的轮回已经结束,他没有把握“机会”,看着人们——包括他心心念念的雷狮一一死去。

不会再有人为自己驻足。

手指再也没有力量勾住木笛,安迷修倒在了地上,在这空无一人的世界上,独自一人的死去。

笛子掉了,裂开了一道口子。
再也没有人用它发出悠扬的声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幻境解除,人们紧张地看着沉浸其中的褐发骑士倒下,放松了下来。

——「大赛第三名安迷修,死亡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↑因为雷狮死了,所以第三名。

可爱的魔王小姐.

漫画更新好少呜呜呜呜根本看不够_(;_」L)_
听着杀马特洗剪吹画的,感觉有哪儿奇怪x

晋江一位大大家的孩子x
发色应该是金色的,混色叫我给弄绿了XDDDD对不起安诺斯小天使.

初次尝试水彩,自我嫌弃。

动作瞎蒙的(。)

——请称我为
最后的骑士,安迷修。

左手抬起虚按在右边的胸膛上,身体微微前躬同时点头,右手的刀剑刃锋指地向人行礼。
  
Lest Knight.

单膝跪地,左手轻轻将对方微抬的手掌带过,空握住手指前段移至唇下。低头轻吻以示敬意。

——能在这个时间遇到您,我的荣幸。